杜健翔:城市灯光的公共属性

在世界各地全力打造城市品牌的今天,公共艺术活动越发成为城市品牌战略重要手段之一。随着近年来国际性体育、文化、会议活动相继落地国内城市,我们已然看到城市开始慢慢涌现出众多的价值链条,比如城市灯光对城市品牌塑造的价值、城市照明对公共艺术装置在公众中的互动价值等。

城市照明在实现城市基本照明功能的基础上,在城市建筑、城市公共艺术装置上的体现更加值得我们关注和探寻。

让我们跟着今天的主角——深圳市大晟环境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建翔先生,看看国外城市公共艺术与灯光是如何结合的?城市照明在延伸公共艺术的功能上的价值体现有哪些?……

美国美术史家格兰特・凯斯特在他的《艺术与美国的公共领域》一书中认为,公共艺术必须具备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必须与观众相联系,即公共艺术要走进大街小巷、楼房车站,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组图:来源于加泰罗尼亚艺术家约姆·普朗设计制作的Crown Fountain

这座皇冠喷泉(Crown Fountain)是坐落于芝加哥千禧公园的公共艺术与互动作品,由加泰罗尼亚艺术家约姆·普朗萨设计。整组喷泉由两座玻璃砖塔和位于二者之间的黑色花岗岩反射池组成。由计算机控制15米高的显示屏幕,交替播放着代表芝加哥这座城市的1000个市民的不同笑脸。

“云门”(Cloud Gate)通过反射天空、参观者、行人和周围的大厦使参观者每次只能看到局部映像。参观者通过摇摆身体所产生的映像让“云门”登上更高的层次。这塑像也被称为“一个脱俗和亮丽的形态”。

参观者在走入塑像中央时可以亲密地与它接触。“Omphalos”是一个“以扭曲形式出现的空间”,让参观者出现了固体变成液体的幻觉,这样的设计也增强了他们的体验。

图:吉隆坡的设计师兼艺术家Jun ong在一栋尚未完工的五层混凝土大楼内安装了一个呈五角星形状的灯光装置

该五角星的装置穿过好几个废弃的楼层,形成了一个12面的三维灯光装置,非常漂亮。这样独特的设计吸引了众多人们的眼球。夜晚吸引了就聚集了很多人到这里来。

现在人与人的真实交流非常少,我们需要打破这个界限,我们要有一个公共空间,在这个公共空间我们就可以很好的去交流,而这些作品达到了这个目的。用杜建翔先生的话来说公共艺术的艺术价值就在于它应存在于大众,被大众所接受。

我们可以看到灯光在公共装置中的运用,区别于白天而绚烂于黑夜。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灯光作为公共艺术的价值。

景观照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做城市公共艺术,甚至已经超乎我们所认为的公共艺术的范畴。

人的可视距离为300米至500米,没办法看到十几公里外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就有这样大的公共的灯光的艺术呈现,而且这个灯光的艺术呈现还能传播很多的媒体信息,这样的大的景观照明的公共艺术,它的出现是要为我们普罗大众服务的。

泰晤士河的重要历史意义,让它成为伦敦跳动的心脏。作为一项国际设计大赛,“河光闪耀”计划(The Illuminated River) 将让泰晤士河持续跳动的脉搏进入了一段新的发展时期。因此大赛的主旨非常简单:让新科技和对美学细节的关注点亮这17座桥梁。

阿德迦耶建筑事务所(Adjaye Associates)将聚焦于泰晤士河在伦敦的文化融合中起到的作用。这些桥将不会被视为是阻碍水运的功能性设施,而将被视为贯通城市南北的“伦敦的心脏”。

这项来自DillerScofidio + Renfro的入围作品旨在让伦敦人重新对大自然的循环敏感起来,凯歌迈进一个全新的城市集群时代。设计团队希望向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表现昼夜循环和河水潮来潮往的律动。

在LeoVillareal与Lifschutz Davidson Sandilands的这个作品中,17座桥将从它们自身的建筑轮廓中提取元素,并从夜间环境的自然变化中吸收灵感,从而共同以一种统一的跳动色彩的样子进行呈现。

来自SamJacob Studio和 Simon Heijdens的设计让“一道道光束”越过河面,而河水泛起的涟漪则让这些光柱的移动成为一个个律动的骨架,从而在河面好似出现了一个如丝般的扇面。这项设计将让水面之上悬起一个不会破碎的“光河”,并随着“潮起潮落,阴晴圆缺”。

【炫目而不刺眼是小编这个门外汉对于这些作品的第一感觉,泰晤士河在这些大师手中变幻成黑夜里的银河,而整个伦敦如同苍穹,点点星光点缀在黑夜中,看似渺小却装饰了无数人的梦。】

波兰艺术家KarolinaHalatek的装置作品“终点站”,位于德国格尔林根的市政广场之中。它构建出一种富有诗意哲思的空间场域,微妙朦胧且意蕴绵长,似乎传递出某种隐忍且真切的希望一般,作品通过发光的物质载体,表现出一种无垠的光幻,它仿佛脱离了尘世,又似乎联结着某种未名的深思。

这件作品两端的开口,凸显了身处其中的人们的形神,似乎升华了他们的内心世界,并令他们置身于一种模糊的空间之中。它引发了公众的各异感知,艺术家希望通过这件作品来阐释出生命的意义,其中饱含有许多不确定的情态。

一个通道和另一种空间同时在光中溶解。在艺术中,光意味着表演和戏剧化,这样光的空间就成为了一个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一个人作为一个旁观者与外界隔绝,但同时又站在聚光灯下,被每个人看到。

在夜晚,终点站是一个光源:一颗照耀在广场上的星星,一个闪闪发光的谜语,奇怪的是,它既不是媒体,也不是街灯,毫无意义,因此非常富有诗意。它邀请一个人做一个电路进入和穿越空间,路人会记住这一天的光环。恩约姆

“熨斗天际线弯曲的白色粉饰钢管与LED灯,邀请路过的行人,甚至在天冷的日子里,摇摆的吊床在假期临时建筑安装在熨斗区公共广场,曼哈顿市中心。

在曼哈顿,城市的高楼挡住了天际线,人们的脚步也让自己没有空闲抬头去仰望。而“熨斗天际线”让游客们可以在熙熙攘攘的人行道上休息片刻,一边观察着Flatiron大楼、帝国大厦和其他城市的天际线,既不会伸长脖子,也不会停下脚步。

科切拉音乐艺术节是全世界最受瞩目也是最重要的音乐节之一,这一活动会为加州带来空前的音乐盛况。而由设计师Edoardo Tresoldi设计的“Etherea”装置,便是专为此次音乐节所打造。这位意大利艺术家以其惊艳的金属网雕塑而闻名世界。Edoardo Tresoldi是意大利雕塑家。他使用丝网制作近透明的雕塑,并且经常将它们放置在公共场所。

将常规尺寸的新古典主义亭子夸张放大,按某种逻辑排列组合,然后采用较现代的材料替换,能把“梦”拉到现实呈现给观众。

《水上的翅膀》休斯顿灯光装置由乔·麦康奈尔创作,在不动的动态雕塑,人们本能地被吸引到喷泉里的跳舞的水里,在不断变化的光显示中,在红色、白色和蓝色的波浪中。在动感雕塑的“翅膀上空”被海水冲刷着。

每到夜晚时分,纪念911的「纪念之光」蓝色光柱从世贸遗址附近射向曼哈顿的夜空,象征着在911事件中消失的纽约市世界贸易中心双子星永远屹立。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到今天先后经历了三期工程的完善。三期工程的设计风格上与已建成的纪念馆部分协调、呼应,又凸显自己的特色。二期工程主要凸显沉重、哀悼,而三期除了有哀悼之意外,还凸显圆满、胜利、浴火重生的主题。

中外对于城市规划、节日庆典和灾难的纪念的方式上,由于民族的历史、文化、习俗等不同,因而建筑风格、灯光设计上也都不同。国外城市景观照明对于光的运用,对于文化的理解,也是我们要去深入探究和借鉴的地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bartistdirectory.com/,恩约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